快捷导航
天猫商城
招商政策
客户留言
返回顶部
公司新闻
Enterprise

    大师风采丨曾盛全,酒行业时代变迁的引领者(上)——不爱酒的曾盛全

    点击数:149发布时间:2020-09-17 15:16:07 来源: 宜宾金喜来酒业有限公司




    44载,

    承载着一个人一生的青春和耕耘;

    一个传统行业的沉浮和发展;

    一个伟大时代的风雨和变迁。


    酿酒大师曾盛全,同他的父亲一样,将他一生心血,44载青春全都用在酿酒一线。他的微信名叫做“酒痴”,足见曾盛全对酒的感情有多么深。他一生用心做酒,爱酒,本性内向的他,和任何人只有谈到酒才会滔滔不绝。


    谁能想到,这样一个热爱酒、醉心于酒的酒痴,“中国高级酿酒师“、”中国高级品酒师”这些熠熠生辉的荣誉加身,酿酒技艺炉火纯青,光是闻上一闻,就能分辨出酒好与不好,产生于哪个工段、哪个窖池的技术大牛;这个一生经历都与酒难以分割的传奇人物,在整个少年时代对酒和酿酒行业竟然深恶痛绝!他年轻时候的最大心愿,就是逃离酒行业,逃离酿酒世家的影响!


    [ 不爱酒的曾盛全 ]

    曾盛全出生于一个传统的酿酒世家,他的父亲是五粮液鼻祖邓子钧的八大亲传弟子之一,也是全国著名酒企五粮液的首个六级工,相当于现在技术总工的水平。他的妈妈、他的哥哥姐姐,甚至长大后组织家庭,他所培养出的小孩后来也都在五粮液工作。


    ▲ 1963年五粮液酒厂制曲先进个人表彰

    二排左边第一个是曾盛全母亲(翁志珍)

    二排左边第七个是曾盛全父亲(曾绍武)

    这样一个生于酒、长于酒,一生和酒有着不解之缘的他,却偏偏在整个少年时期,最大的心愿是逃离酒,谋划的是跳出酿酒行业,去往海阔天空的世界,创造和父辈不一样的人生。

    他从小是泡在酿酒车间长大的,才三四岁,就跟着妈妈在车间里踩曲。小小的他光着脚丫踩在精选五粮所制的酒曲上,鼻子里闻着曲香,眼睛里看着曲药,肌肤直接体验着曲药渐渐成型的过程,零距离感受曲药带给他的童年。

    踩曲要求力道要柔和,成型的成品外紧内松,是十分考验技术的活。童年的曾盛全,从小就浸淫在这样流传千年的传统工艺中,酒,在小小的他尚未对酒有多少认知时,已经刻在他的骨血灵魂中。

    踩曲是成年人都会抱怨的又苦又累的活,连续踩上两天,脚钻心地痛,走路都很吃力。何况那时候的曾盛全还是稚嫩的小孩子。制曲一般在五六月暑天最热的时候,车间里的温度高达60摄氏度。高温有利于微生物的生长,每到夏天,制曲车间的门上爬满了一层名为“曲蚊”的小虫,制曲需要的就是这样的微生物环境。可是,对于小孩子来说,这样的环境太苦了!


    干最辛苦的活,每天持续十几个小时,一干就是一生。这就是祖祖辈辈传统酿酒人酿酒工作的最真实写照。

    别的行业科技日新月异,人工智能化颠覆了整个制造业,机械和智能终端取代了人工劳动力。但酿酒不同!要想酿出滴滴香浓的琼浆玉液,只有保持原汁原味的古老技艺。为了保证出酒的品质,酿酒行业大部分酒企的每个环节都一直在采用人工劳作,酿酒工人每天干的都是极辛苦的体力活。

    酿酒行业和其他传统行业一样,都是父传子、子传孙的家族手工艺技术。因此,曾盛全父亲、母亲、几个哥哥姐姐全都进入了五粮液,在酿酒一线终身奋斗。

    身边的每个人都说,曾盛全也一样会子承父业,走父亲的老路。小小少年略显叛逆的他,心中对那既辛苦又有虫子的世界、充满汗水与疼痛的记忆并不喜欢。他有自己的志向,他想去当兵,学习驾驶。去甩方向盘子,走四方,去海阔天空的世界展翅飞翔!


    1976年,他抱着这个愿望,主动响应国家号召,加入了知青上山下乡的队伍。在南溪县毘卢公社大山大队时,务农之余,从开拖拉机学起,在崎岖山路中,他的驾驶技术练到了远近闻名。

    77年市委行署招待所要招一个小车驾驶员,曾盛全兴奋地报了名,很快接到了录取通知书。 少年的梦想即将成真,他终于可以跳出父辈划下的圈子,飞奔向属于他自己的世界!

    他多么地兴奋啊!

    可惜世事难料,阴差阳错间,出于工作需要,他还是被调到了五粮液的酿酒车间。


    [ 痛苦的叛逆少年 ]


    1977年,曾盛全进入五粮液酒厂酿酒车间,不断被身边的工友小伙伴打趣,问:“曾老九,你不是要去给领导开车吗?”“就是啊,你不是发誓绝不酿酒,绝对不进五粮液吗?”


    年轻人,哪里经得住这样哪壶不开提哪壶的嘲笑,年轻气盛的他气得把手里的铲子一砸,大声骂道:“关你们屁事!”

    这发泄怒火的举动并没有让他赢得尊重,反而引来了教他的师父,师父责怪他不尊重工具,不尊重工作。

    他只想问,那谁又尊重他了?

    此时,师父说了一句让他一生铭记的话:做酒就是做人,尊重自己首先要尊重工作,尊重工具。

    质朴的语言,充满酿酒人对于千年技艺的敬畏。

    时间的车轮匆匆碾过。

    不想干,曾盛全也已经在酿酒车间干了快一年了。这一年来,他一直在一种很迷茫的状态。他的人生不是他想要的,该怎么办?

    那个年代,讲究的是铁饭碗,工作要干一辈子!酿酒这个又脏又累,他不喜欢的活,就要这么干一辈子吗?

    他不断的问自己,最后,在父亲身上找到了答案。

    他的父亲是远近闻名的行业大牛,70年代末、80年代初,政策的春风吹遍华夏大地,全国大兴酒厂。政策有了,资金有了,那个时候最缺乏酿酒专门技术人才。四川省乃至全国各个市的领导,各个县的县长、县委书记纷纷从全国各地坐飞机到他们家,亲自礼贤下士去请曾盛全的父亲做当地酒厂的技术顾问。


    ▲ 60年代五粮液毛泽东思想学习班

    三排左数第二个 曾盛全父亲(曾绍武)

    父亲的能力,不但赢得了曾盛全前所未见的尊敬,还有优厚的待遇。他们家是整个五粮液酒厂最早买进口电视机的!

    青年曾盛全第一次开始反问自己:不爱酒,不想做酒,是不是因为自己怕苦怕累?他看见这个社会对匠心那么尊重,心灵一次又一次受到震撼。

    他问自己:曾老九?难道你自己这辈子还不如你老爸?


    口 述 / 曾盛全

    整 理 / 张玉兰


    醉心酿酒技艺的曾盛全

    为何故意弄得自己每天酒精过敏?


    曾盛全还在北京和妻儿游览动物园,

    时任五粮液厂长王国春为何紧急连环电话?

    预知后事如何,敬请期待

    大师风采之

    曾盛全,酒行业时代变迁的引领者(中)

    ——冉冉升起的技术之星

    【责任编辑:(Top) 返回页面顶端
版权所有:宜宾金喜来酒业有限公司   互联网ICP备案: 蜀ICP备15017117号 技术支持:宜宾网站建设